《明日之子》第一季,无疑是2017年度最成功的一档节目。

流量上,它有目共睹地成为了2017年综艺流量顶尖大户;口碑上,它扎扎实实地给中国综艺原创打了一个翻身仗,甚至代表中国原创网综出海戛纳。

但是,“成功”往往会给创新者铐上模式化的枷锁,极尽全力地去复制此前的玩法、此前的经验,以期能复制此前的成功——但这往往是月满则亏的起点。然而,《明日之子》第二季却是极其少数的敢在第一季成功之后,不坐吃第一季的成功红利、不等市场倒逼改版升级,便已然在第二季进行了大胆到极致的自我革新。

做有灵魂的节目:《明日之子2》用自内而外、有的放矢的升级立下了标杆

《明日之子2》为什么这么敢升级?

细细琢磨,你会发现,近年来能够出圈儿的、成现象的节目,其实都是有价值观作为精神内核的,以激发普世共鸣。《明日之子》从第一季起,就有很浓厚的价值观表达,无论是三大赛道还是九大厂牌,它标志的都是多元文化、多元审美的开放主义。

然而,更聪明的是,到了第二季,《明日之子》十分明确地把其节目的价值观凝练地表达出来——“带领、冲撞、正流行”。

带领、冲撞,以达到正流行,正流行反哺带来更强的带领力与冲撞力。所谓“正流行”,表达的态度便是——“流行”不是一个守旧的、不是一个可以复制的、不是一个可以提前策划的概念,它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产物,所以,第一季的《明日之子》选出的是只属于2017年那个夏天节点下的“明日之子”,而第二季的《明日之子》则将选出的是只属于2018年这个夏天节点下的“明日之子”。

可以品味出,《明日之子》第二季的这三个词,带领、冲撞、正流行,都是力量感很强的表达,如果一个节目不敢自我革新何谈“冲撞”,如果一个节目不敢率先践行自己的态度又何以“带领”,如果一个节目不敢与时俱进又何谈“正流行”?

做有灵魂的节目:《明日之子2》用自内而外、有的放矢的升级立下了标杆

所以,之所以我们看到《明日之子》第二季有这样天翻地覆的改版,便是一种用模式革新来践行自己价值观并传播自己价值观的手段之一。

《明日之子2》如何完成全面升级?

首先,赛制升级。

从第一期节目便可以看到,《明日之子》第二季的赛制改版,是自上而下、大小并举的:

大的赛制改版中,一有改版第一季先分三赛道、后合而为一的设置,改为第二季的三大赛道始终不变、一战到底的模式,这一改版,便让“盛世美颜”“盛世独秀”“盛世魔音”这三个非常有代表性的标签,代表着三种非常有代表性的人群,完成一场有始有终的全程冲撞;

二有新增“厂牌星推官”这一角色,在第一季三大“赛道星推官”的基础之上,增加这一极具“冲撞性”的角色,她可以在三大赛道常规比赛的过程中,看到有值得一拼的选手后,便派出其麾下的“厂牌级”选手与之battle。这一具有意外性、火药味的赛制设置,无疑是让顶尖选手之间的冲撞力再一次升级。

做有灵魂的节目:《明日之子2》用自内而外、有的放矢的升级立下了标杆

小的赛制改版,则更是不胜枚举。比如,抢人模式,即每位赛道星推官都可以拥有两次从其他赛道抢人的机会,这关联的是星推官与星推官之间的竞争冲撞以及选手内心关于原本初衷与新橄榄枝的选择冲撞;

比如,替换模式,即暂时得到星推官青睐入选赛道的选手其身份并非稳定的,后面一旦有更优秀的选手出现,随时会面临替换、离场的风险。这一方面,无疑是对选手赛制公平性的一次跃迁,另一方面,亦是造成了选手与选手之间更强烈的竞争冲撞,让竞争的不稳定性成为一个由始至终贯穿的历时性障碍;

比如,直接淘汰,即选手表现不够理想不再有待定的缓冲,而是直接干脆利落地直接离场,这是一种对观众审美体验的全新冲撞,相较于观众此前看过太多拖泥带水的淘汰,这种短平快的处理方式显然是更酷、更有态度也更符合网感的。

由此,我们也可以一目了然,《明日之子》第二季在赛制改版上,主要遵循的原则便是让节目更具有“冲撞”性,从厂牌星推官与赛道星推官、赛道星推官与赛道星推官、厂牌级选手与普通选手、普通选手与普通选手、星推官与选手全方位地强化冲撞的力度、增加冲撞的频率,以冲撞出更多的意外与火花。

其次,人物升级。

一方面,是明星升级。

明星升级,又可以看到三个维度:

其一,是概念升级,在《明日之子》第一季横空出世之时,三大“赛道星推官”的概念让人眼前一亮,而到了第二季,便需要再造新的概念才能满足观众的求新欲望,于是,杨幂担任的“厂牌星推官”成为本季的升级亮点;

其二,是混搭升级,当主持人的何炅变成“现场总导演”,当歌手的毛不易变成“节目主持人”,便创造了一种令人好奇的惊喜感;

做有灵魂的节目:《明日之子2》用自内而外、有的放矢的升级立下了标杆

其三,是阵容升级,相较于第一季的三大“赛道星推官”,1号非常喜欢第二季的三大“赛道星推官”——盛世美颜赛道由李宇春担任星推官,她的定位便是要颠覆与打破俗艳的、程式化的关于“盛世美颜”的定义;盛世独秀赛道由吴青峰担任星推官,他的词曲创作能力、文化积淀之深,终于能够担得起独秀之名;盛世魔音赛道仍由华晨宇担任,他在音乐上的执着、较真、严谨,是当之无愧的90后歌神。这个阵容之所以令1号称道,便是因为,一有态度、二够名副其实、三是艺德艺能兼备。

做有灵魂的节目:《明日之子2》用自内而外、有的放矢的升级立下了标杆

另一方面,是选手升级。

《明日之子》的舞台,终究是属于明日之子们的;《明日之子》的核心看点,仍是属于明日之子们的。

作为腾讯视频“新偶像战略”的重要布局,《明日之子》的核心使命便是为该计划挖掘能够引领未来审美、带领正流行的全新个人音乐偶像。经过第一季的实战经验,节目组已然非常清楚,在新偶像时代下,该做的是尽量挖掘、真实呈现出各种各样新式审美的、独到追求的、多元观念的人物,不该做的是刻意的人设、过度的包装,因为,在这个大众审美快速更迭、进化、流动的时代,即将引领下一轮审美的明星甚至会在预期之外、策划之外,不如让其自由生长、顺其自然

所以,第二季的《明日之子》便调整了工作中心,致力于寻找更多呈现出多元化、新审美的选手,用节目组的概括便是第二季的《明日之子》将有一批“土而奇”的新人扑面而来,有的面无表情、有的需要在黑暗中才能唱歌、有的成日头上必须夹着一个“小风车”的发饰。诚如“现场总导演”何炅在其亲笔信中所说:“我如此的期待与新鲜的你见面,你不用完美,甚至不用合理,给我看看明天的样子,我们一起被定义重新定义。在潮流成为潮流之前,我们一起来肯定每一颗与众不同的小水滴的澎湃,无比期待着你带着明日,提前到来。”

由此,我们也在第二季《明日之子》关于人物的升级上再次看到了“带领、冲撞、正流行”——这里,每一个带着新式审美的选手都即将带领一种新式流行;这里,如此多种的不同审美、不同取向在同一个舞台上必将产生冲撞;这里,最终成为最强厂牌的明日之子所代表的便是2018年度夏天时令下正流行的崭新文化。

做有灵魂的节目:《明日之子2》用自内而外、有的放矢的升级立下了标杆

再次,运作升级。

一方面,是播出形式的升级。

参照行业,从来没有一档节目像《明日之子》这样如此大体量地采用直播的形式,节目组相当理解直播因其的在场性、互动性、不确定性所带来的话题性,相当理解网生综艺在节目直播与社交媒体所能产生的爆炸效应,因而这也成为延续到第二季的模式核心;

参照自身,从《明日之子》第一季到第二季亦在这一播出形式上进行改版升级——5期录播+7期直播——加大录播篇幅,延后直播出场。在第一季的经验之上,节目组深知,录播期对人物的塑造、关系的梳理、粉丝的沉淀意义重大,只有在前面的录播阶段把人物立起来、把粉丝聚起来,才会在后面的直播阶段裂变出更大的势能。

另一方面,则是产业链合作的升级。

从第一季到第二季,《明日之子》已然迅速形成了产业聚集之势,一方面在节目制作与偶像经济上,与哇唧唧哇进一步深化合作,另一方面在音乐渠道上,与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包括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形成协同。

做有灵魂的节目:《明日之子2》用自内而外、有的放矢的升级立下了标杆

事实上,产业链合作,国内已然喊了不知多少年。然而,此前始终止于理想、止于概念,更多是因为传统广电系统本身不具备集群式布局的能力。而随着互联网巨头横跨技术与艺术、渠道与内容的宏观布局,并随着网络综艺作为这个聚集点的中心在2017年正式进入大片时代,撬动的支点与宏观的网络在这个时机找到了契合,2018的《明日之子》第二季或将迎来第一个“大内容时代”的风口。

由此,可以看到,《明日之子》第二季的运作升级,是紧扣着其“网生优势”而进行的改版——一方面,释放“直播+互动”这一互联网物理层面的网生优势;另一方面,发挥腾讯系的规模效应,这是互联网公司制度层面的网生优势。

做有灵魂的节目:《明日之子2》用自内而外、有的放矢的升级立下了标杆

《明日之子》第二季的升级,是给1号带来一种“冲撞感”的:

首先,它是主动改版升级、而非被动改版。为什么诸多综艺在第三季的时候会迎来断崖式下跌?便是第二季吃第一季的红利老本,第三季便付出相应代价。《明日之子》大概是提前有了这个觉悟,便趁着市场倒逼之前,提前主动革新。而这一波操作一旦成功,必然会影响到业界的项目运作模式;

其次,它是价值观提炼为引擎带动的全面改版。在这个时代,节目应该有“做品牌”的意识,《明日之子》第二季的改版便是这种先进的思维模式,它在第一季的价值观表达上更加提炼、明确了“带领、冲撞、正流行”的价值观,并围绕着平台优势、产业资源,展开从赛制、人物、运作的全面升级。

而这样自内而外、有的放矢的节目升级,才是有灵魂的。